当前位置:主页 > 数据中心 >

能否接着写下去能行多远心中没底

2017-06-14 10:26

无言的结局
  父亲手下有一帮工友,一直包工头长包工头短哄着父亲。父亲戴上包工头这顶高帽,就有些飘飘然,认为自己神通广大,能腾云驾雾,呼风唤雨一样。家乡人也认为父亲是包工头,有大把的钱。
  姨妈每次去赶集路过我们家的时候,总是在父亲面前哭诉她家的困难,父亲每次都很慷慨地给姨妈一些钱。过几天,舅妈也像姨妈一样。父亲俨然似神明一样有求必应。
  快过年了,为了答谢一帮兄弟一年的辛苦,杀了一头猪不够就杀第二头猪。每年都是这样大摆盛宴。母亲辛苦一年,两头猪就没了。父亲在热闹着、快乐着。
  父亲每天在工地上忙碌,在雨中来雨中去。
  有一天的晚上,父亲提着下午取回来的现款带着我去一起去了罗局长的家。罗局长的家富丽堂皇。我第一次看到了红木家私,第一次看到了很高很高的座钟。第一次见到了她~局长的千金。那时我们都还小,说不出什么印象,只知道她叫罗彩虹。
  父亲把两捆厚道的钱放在罗局长的桌上。局长很快与父亲结了帐。在八十年代初,大工二十,小工十块钱。父亲只得到少量的钱走出罗局长的家。
  走在路上,我为父亲打抱不平:“他什么也没有做,就得那么多钱,你与你的手下那么辛苦,才得这么一点点。”
  “小孩子知道什么,不跟他做,没饭吃;手下那么多人也没饭吃也。”父亲这样对我说。但我心中起终想到剥削这个词。
  自从从罗局长家走出来,我才知道,父亲不是什么包工头,罗局长才是。
  父亲在台前忙得到口惠,罗局长在幕后谋得到实惠。现在我才知道,这叫周瑜打黄盖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。
  家里没什么钱母亲是知道的。她多次劝父亲省着一点花,父亲就是不听,大手大脚惯了,因为父亲是包工头。
      后来我考上了乡镇中学,父亲连我一点学费钱都拿不出来。母亲给我的学费钱,是母亲平时节省下来的。令我想不到的是,罗彩虹竟然成了我的同学。
  (待续……)
  (这是我第一次学写小说,还很朦胧。能否接着写下去,能行多远,心中没底。如果没法写下去,朋友见谅!)

上一篇:澳门百家乐是我实现梦想生根的地方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2014 中国汽车产业发展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京ICP备09040220号-4

澳门百家乐对与澳门汽车行业发展有关的技术经济政策


海南seo 澳门百家乐玩法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网站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平台